「你在這呀?」

 

 『呃?是呀。』我回神,頭望向發聲處。那人身影擋住太陽,使我有些眩目。是歌茹。『拿去吧。』我遞了剛買的運動飲料,還很冰,與現在氣溫不成正比。

 

 「嘿!」『靠夭,幹嘛啦!』歌茹忽然將冰透的運動飲料往我背後貼上,我冷得顫了一下。「看你表情很嚴肅呀!」『那是因為太熱了啊!』「好啦,謝謝你這個馬內。接下來也拜託你計時囉!2分鐘!」

 

 【馬內】是Cosplay界的術語,簡而言之就是幫手。舉凡各種事,甚至只是陪同到場都有機會被稱作馬內。以歌茹這種等級Coser而言,馬內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幫忙計時跟擋拍攝者,另外一個工作就是幫忙收集許多朋友及愛慕者送的各種東西。歌茹在Coser圈中非常有名,但她著名的原因,基本上是因為【長得非常可愛】。她的身高約165,笑得時候臥蠶與左嘴角的笑窩特別明顯。扮成什麼都被別人認為還原度很高 ─ 外表的優勢,在現今的同人誌圈中已幾乎是一切。不過歌茹有一點讓我佩服的是,她不扮演露出度高的角色。腿露到膝蓋以上三公分已是極限。這樣的她,在同人誌圈中依然是極度熱門的人物。光是粉絲團人數就已破十萬。

 

 『妳是說真的假的?』「真的呀,我現在一個月接拍攝大概可以賺6萬左右。」有一次,她開FB給我看,許多邀約佈滿了她的FB頁面。全都是要付錢拍她的人。但既使如此,她還是保持膝蓋以上三公分的原則。「有些攝影師會在攝影結束後問要不要加價。第一次還聽不懂。」她將一個個訊息滑進【X】中。「後來就都找2~3個朋友一起去了。認識你之後只找你。」

 

 「好!10、9、8、7...1!不好意思Coser要休息了。晚點再來拍吧!」語畢,5大圈的攝影師們悻悻然離去;也有馬上在附近等的。一些人拿著名片上來跟她講話,她笑著收下,說了些什麼,搖搖頭,點點頭,對方也笑了。這種時候,我就到附近拍攝其他Coser。有些馬內會直接跟在Coser旁邊,像是保鑣一樣,一問之下:僅是無聊的攝影師想當護花使者;徒增Coser壓力。

 

 『你看,這個攝影棚很有名耶!』歌茹跑到我身旁,帽子因為步伐而歪斜。原打算伸手幫她調整,到半空中就停住了。『嗯?怎麼了嗎?』「妳帽子歪了,本來想幫妳調整。」『哦~』她笑了起來,將帽子調整好。「妳是怎麼知道他們很有名的?」我將相機長長的肩帶纏在手上,右手抓著相機。左手取過她遞來的名片。『他們幫那個誰誰誰拍過照啊!而且他們收費好像滿高的。妳知道《胖子女孩》這個Coser嗎?他們把她的照片修到我根本認不出她耶!技術超好的。』

 

 這樣叫做技術好嗎?我無法理解。現在也有這類Coser。靠修圖將人氣衝高的。雖然可以說是一種詐欺,可是現在的同人界就是這樣 ─ 外貌基本上決定一切。而有名就有錢,有錢,才能把Cosplay當職業。

 

 『你忘了當年你也幫我修過一堆圖嗎?』她將帽子取下,順了順頭髮,然後用吸管喝運動飲料。「那都多久以前了。」


 我和歌茹第一次見面,是在2年前的Comic World in Taiwan【CWT】。當時她扮成掟上今日子,還沒有那麼有名。可依然很多人拍攝。拍攝結束後,我鼓起勇氣向她要FaceBook。「FB?可是我現在還沒辦粉絲團耶...。」她稍微皺著眉頭。「那先給你個人用帳號好了。」於是我加了她的FaceBook,非常興奮 ─ 能拿到可愛女生FaceBook那種膚淺的興奮。

 

 回家後,瀏覽了一下她的頁面,在她的自我介紹上,看到了許多與我十分雷同的想法與興趣。於是我開始會分享一些資訊給她,或是跟她聊一些她有興趣的東西。不過她不怎麼回覆。有時一天才回一次。

 

 沒關係,她有回應我再回就好了。不然會被認為是怪人吧。我這麼想著,然後等她的回應。直到她再也沒回應。

 

 我還是會試著傳一些她有興趣的內容與話題,但她只是看過,沒有任何回應。那時我才瞭解到,人的個性與興趣,僅僅是參考用。就算有多大的興趣,個性再怎麼相似,人不對就一切都不算了。那什麼叫做對的人?許多女生會有許多解釋,但統合起來就是:好看。如果一個男生不夠好看,想踏進另一個女生的世界,比每天跑三千跑到暴斃還困難。

 

 暑假結束後,我升上大三。當上了社團營隊大隊長。面試新成員時,才又遇見了歌茹。

 

 「為什麼想參加營隊?因為我對帶小朋友玩非常有興趣。小時候也常常參加營隊,很想體驗大哥哥大姐姐們的感覺!」在我問完問題時,她這麼回答。憶起她的自我介紹,確實也有喜歡參加營隊這麼一項。在面試前後,她完全沒認出我是誰。為什麼我會期待她認出呢?這一切並沒有意義。

 

 最後我們決定將她安排至課程組。這個社團的學長姐極度缺乏想像力,往往是以外貌安排職務 ─ 看起來活潑就活動組,可愛就課程組,文靜就美術組,男生就生活組。到底有什麼關聯?

 

 經過了幾次籌備會與聚餐,和新進成員逐漸熟悉,與歌茹也不例外。「呃...你是藍悠然?」『是呀。』「為什麼我已經有你的FaceBook了?」歌茹看著手機,非常驚訝。她順手滑了一下我的動態『妳猜猜看呀。』「嗯...」她試圖想從我的動態找出一些蛛絲馬跡,但徒勞無功。『反正實際上,妳也是現在才認識我不是嗎?FaceBook早加晚加,應該都沒關係吧?』「我覺得我快想起來了!」她繼續滑,稍微皺眉的她,模樣非常可愛。『趕快吃吧,妳的沙拉都冷掉了。』她白我一眼「沙拉本來就是冷的呀。」放下手機,右手輕輕取起叉子,左手托著長髮防止滑落,就那樣吃了起來。

 

 營隊開始這段期間,每天都很辛苦,早上要帶活力十足的小孩,晚上又要檢討活動與預演隔天行程、天氣熱,也很難睡好。身為大隊長的我,花了很多氣力讓大家開心起來:裝白痴搞笑呀、帶小朋友玩一些奇奇怪怪的遊戲呀、講一些遇到的趣事等。因此,大家臉上的笑容不曾減少。團隊的氣氛也能維持在一定的狀態。

 

 「不覺得累嗎?」當我洗完澡,走回教室時,看到歌茹站在教室外,面無表情地看手機。面無表情的她,讓人有哀傷的錯覺。經過她身旁時,她喚了我。『妳說帶活動嗎?』「不是,是維持氣氛。」她將手機螢幕關掉,右手就那樣握著手機,轉頭看著我。看起來有點疲倦。『我大一時,就是這樣將大家凝聚起來的。』我將毛巾披在頭上,兩手靠在欄杆上,望著前方的小操場及更遠處的農地。『那時還是學長姐帶領,氣氛非常非常惡劣。她們不太懂得營隊的意義。』農地上有幾處亮著燈。沒想到有人住在農田裡面呀。我這麼想著。『那時也只是分享小朋友講的東西跟表演,沒想到反應非常好。可以說,那次營隊是從開始帶團時才開始。』我搔搔頭,歌茹也望著遠方,手臂交叉靠在欄杆上,下巴就那樣壓著手臂。『其實所有活動都是這樣。這世界上只有兩種人:男人跟女人。只要好好應付這兩種人,所有活動都會成功。』「你好像在講廢話,難道有第三種人嗎?」她笑了起來,頭稍微往我這轉。她的笑聲很細,非常好聽。不過所有漂亮的女生都是這樣的 ─ 什麼都非常好,會嫌的只有嫉妒或不屑一顧 ─ 後者令人羨慕。

 

 『妳不覺得,光是應付這兩種人,就分身乏術了嗎?』我走進教室,拿了一罐水,邊喝著邊走出來。「這倒也是。」『像妳這麼紅的Coser應該瞭解才是。』「...咦?」她睜大眼睛望向我。「你怎麼知道我是Coser?我把所有照片都移往粉絲團了耶。」我意義深遠地笑了三聲,走回營隊辦公室。


 「當時真的覺得【你這個人怎麼這麼煩呀】。」歌茹在第十次被圍拍結束後,就把衣服換下來了。在我幫她整理東西時,她拿裝飾用的武器往我身上敲打。「人要彼此相識與瞭解,真的非常非常困難呢。就算個性與嗜好完全一模一樣,我們依然還是不會接受這種人。」她無奈地笑了一下。『我覺得這不能怪任何人。人本來就不可能在正確的時間認識正確的人。』我將她的武器奪走,放進鐵盒裡收好。『說到底,什麼叫做正確的時間?誰又是正確的人?我們下意識就會覺得跟誰出去會尷尬,會不好意思,聊天會沒有交集。』她把衣服折好放進袋子,繼續看著我『不是嗎?能放寬心胸與各種人認識、交談甚至出遊,那是少數腦筋有點問題的人。至少在台灣是這樣。』

 

 「所以說...」她勾起我的手臂,抬頭對我微笑。「我是腦筋沒問題的人嗎?」『妳是沒有腦筋的人。』

 

 她往我肚子打了一拳。然後...

 

 就沒有然後了。

 

 我們人總是在追求心靈的交流,可是,既然誰都能給予心靈的交流,為何我們必須選擇外貌比較不符合一般大眾喜好的樣式呢?不管是誰都一樣,我又怎麼會去責怪歌茹呢?在那封簡訊傳至我手機的瞬間,Tahiti 80的【Mr. Davies】正迴響著:

 Because he's considered a songwriter

 And I'm not at this time...

 Because he's considered a songwriter

 And I'm not at this time...

 Ya, I'm not the one she's considered at this time.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Solitaire Du Monde

solitaire01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amamotu Zeni
  • 我從新複習了一遍 最喜歡的還是 【缺氧】這一篇
    ps.我是張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