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bye Yellow Brick Road

 什麼時候開始、夕陽,代表了浪漫呢?

 

  那是國中一年級、剛對愛情有想法的時候。重新遇到了妙至學姐。那時、才13歲。迄今、13年過去了。妳的倩影、笑容、伴隨著當時的水龍頭流水聲、校園嘻鬧聲、廣播聲、無一不清晰。那程度、只要閉上眼、便回到了往年;那認真認為自己是帥哥的當年。

 

  「你還記得我嗎?」對著手持剛買到的甜筒,妳這麼問。心悸了一下的我,直覺地點了頭。當然記得,可,一時間名字想不起來。

 

  「那你讀幾班?」『105班。』我回應。「等等會檢查書包嗎?」妳問。『不會呀。』妳和身旁同學講了些什麼,再次對我微笑。「那等等我們可以藏一些東西在你那嗎?」妙至學姐的笑容中,帶有拜託。『呃...好』於是那天下午,成了回憶,位於腦海中,最顯眼之處。一字一句,一場景一畫面。未曾忘懷。

 

  此後,在校園走著,時常會遇到妙至學姐。而每一次,都能見到妳的笑容。漸漸地,那笑容魂牽夢繫,在我腦海中盤旋。吃飯時,走路時,玩電腦時,寫作業時,搭公車時,去姑媽家拿紅包時,總是倏忽間,憶起。

 

  「你也是辯論社呀?!」當我坐下後,肩膀忽然被拍了兩下。轉頭,魂牽夢繫的笑容,化作現實。『呃...對呀!學姐妳也參加這個社呀?』「對呀!我拉了其他朋友,都沒人要陪我,好可憐哦!」妙至學姐的笑容中,有著些許沮喪。「不過你也參加啦!有伴了。」然後妳便專心聽講台上學長的課程,抄著筆記。那時我不明白這意義 ─ 是我倆的差異。

 

  『我喜歡妙至學姐』初戀就這樣地,在我心頭上,一痕。

 

  雖然早已眷戀妳的笑容,可我從未多做表示。戀愛這種東西,我只能從青青與何世緯身上學習。毫無任何幫助。於是日子繼續流逝,見到學姐也越顯害羞。雖則,妳什麼都感覺不到。

 

  事情爆發那一天,見到了妳,依然單純舉手向妳打招呼。不同的是,妳的表情似乎僵了許多,手稍微揮一下便急著走開。我不解,但也毫無辦法。

 

  「今天有人在福利社說你喜歡妙至學姐,而且是故意在他們班體育課上完,通通在福利社時大喊的。」有人這麼說著。於是謎底揭曉。而那令我心心念念,輾轉反側的笑靨,從此這麼地,離開了我的生命。

 

What do you think you'll do then
I bet that'll shoot down your plane
It'll take you a couple of vodka and tonics
To set you on your feet again

Maybe you'll get a replacement
There's plenty like me to be found
Mongrels who ain't got a penny
Sniffing for tidbits like you on the ground

創作者介紹

Solitaire Du Monde

solitaire01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