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As You Are

「對了,你知道她結婚了嗎?」

 

 『誰?』

 

  「就是她呀!」通訊軟體另一頭傳來一個再也熟悉不過的名字。「我記得她好像沒發幾張帖子給之前的大學同學,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正聽著Nirvana【Come As You Are】的我,隨著那名字的出現,眼前彷若再度浮現與她相識的那一天,那一刻。原來情緒會這樣大程度地波動。起初像是小石落下,打了個同心圓水花,漸漸擴大,那漣漪轉瞬形成漩渦,狠狠地吸入其上的一切,最終留了個無法填滿的黑洞。那強烈而無助地惆悵感,逐步蒸發;於眼角凝結,無聲地落下。

 

  與她相識的那天,是大學一年級;第四節下課。當時正步出教學大樓的我 ─ 因手持托爾斯泰的「一個地主的早晨」閱讀著 ─ 撞到了她。

 

  『啊...抱歉。』我撿起地上的書,拍了拍。「嗯嗯...沒關係啦,你是我們班的副班代、茗靜對嗎?」我抬頭看著她,對這女孩有點印象,卻忘了在哪見過。「我是婷呀!今天才跟你練習過對話的,你忘了嗎?」我站了起身,頭稍微往下看著這位婷。『哦...!就是今天對話到一半不知道為什麼起乩的那位對嗎?』在對話練習過程中,不知道為什麼她偷偷笑了幾次。這讓我有被冒犯的感覺。「什麼起乩,很難聽耶!只是覺得你講得內容很有趣呀。」她嘟嘴鼓氣,模樣十分可愛。「你在看什麼呀?這麼入迷。」『托爾斯泰的《一個地主的早晨》呀』我將書舉高,示意她看封面。『托爾斯泰的小說寫得非常精彩哦!妳有看過嗎?』

 

  她搖搖頭,然後表示自己要去餐廳,有人在等她。「有機會我會租來看,雖然我不太看小說啦!謝謝囉,副班代。」

 

  沒有什麼感動,或可歌可泣的畫面。那就是我和她第一次意識到彼此存在;時間洪流中不起眼的一刻罷了。打開電腦其中一個資料夾,放大其中一張圖片。照片中的倆人看著鏡頭,近乎傻笑地比著YA的手勢。圖片中的女孩矮了另一位男孩一個頭,身體雖然互相靠近,但能看得出來若有似無的距離感。那是大二下的時候吧?說好三個人去看電影,當天卻只有我和婷出現。

 

  「這好像是認識你之後,我們兩個第一次單獨出來對嗎?」站在我右手邊的婷,微微抬起頭看著我。手仍不停地取出爆米花吃著。綁著一貫馬尾的她,好奇地看著我。『呃...好像是呀,畢竟一直以來都是三個人行動嘛。』婷扮演話題開啟者,我扮演爭辯者,而第三人的佳則彷若局外人,成為我倆拉攏的對象。「這樣今天我們吵架就沒有人可以決定誰有道理了,真麻煩。」她邊吃著爆米花,邊像是在肯定什麼似地點著頭。『對了,妳今天穿得很漂亮哦,很難得耶。』婷害羞的笑了起來「謝謝你哦,你今天還沒作善事嗎?」雖說是害羞,但她笑的幅度一向很大。穿著白色襯衫、黑色牛仔裙的她,正用穿著黑色短靴的腳尖踢著地板。當她站著時,經常做這種動作。

 

  電影看完後,我們倆到了計劃要用餐的餐廳吃飯。期間我們倆試著開一些話題,不過都沒辦法很順利的進行下去。特別是看著彼此時,話題更容易中斷。這是什麼感覺呢?我想。有佳在時,我和婷似乎能一直吵到天黑,可現在光是看著她,就覺得不好意思,心跳也變得較急。這是...?

 

  「剛剛那部電影最後的部份,你覺得如何?」到了餐廳,坐定位點完餐後,婷手托著腮問我。她總是會睜著眼盯著說話者。以前不覺得怎樣,可現在卻令我不知所措。『呃...你是說最後男主角跟女主角牽手的部份嗎?』「NONO,我是說他在喜瑪拉雅山那部份。」『嗯...我不會這麼做吧。人生就是要冒險沒錯,何況這種冒險機會不是隨時都有的。不過很多事情是需要考量到現實層面的。例如錢、體力...等。』「嗯...」婷拿起桌上的湯匙,向前搖擺,像是在思考什麼似的。「我覺得我會這麼做。既使燃燒一切,我應該也會毫不猶豫地爬上喜瑪拉雅山吧。」語畢,她又盯著我看。『沒想到妳內心這麼浪漫呀。刮目相看』「是褒還是貶呀,欠揍」她作勢要用湯匙扔我。『好啦好啦,妳真的要去跟我說,我會陪妳去。』「不用了啦,我自己去就好了。」

 

  餐後,我請服務生替我倆拍照。起初妳有一點抗拒。「這樣很怪耶,佳又沒有來,只有我們兩個拍你不覺得怪怪的嗎?」『哪裡怪?』婷稍微抬頭,彷彿有些害羞地笑著「就...很怪呀!」語畢,她調整姿勢,面對服務生的方面,兩手下擺交叉著,微笑看著前方。看著這樣的她,心跳、不自覺漏了拍。

 

  “一、二、三。好了,你們看一下吧。”

 

  盯著螢幕那張照片的我,眼框溼潤了起來。緩慢、無意識地按著鍵盤上的方向鍵,回憶隨之逐漸湧現。原來我們曾經那麼快樂呀!而那些美好時光,鎖在一張張影像中,永遠不會再回頭了。無論是多麼傷心、多麼憤怒、多麼努力 ─ 人、終究得不斷創作出幸福的傷痛,並製造痛徹心扉的回憶。

 

  「你最近到底在幹嘛?為什麼好像刻意躲我跟佳?」大三下某日,在教學大樓巧遇婷跟佳。她們身旁多了一些外星人 ─ 她們新的朋友群。婷看到我,向我打招呼之後走過來。她們則在一旁等候,聊著屬於她們的話題。『有嗎?』四處張望的我,眼神始終沒有對上婷的。「很明顯好嗎?我們不是家族成員嗎?大東尼要離家出走哦?」她兩手叉,稍微歪頭看著我。「有什麼事可以直接講出來呀。還是你又認識新學妹了?」『認妳個頭啦!早就沒有在做這種事了...。』我看著婷的腳邊。她今天穿著中筒的馬丁靴,搭配一件紅黑相間的裙子。

 

  “還不是妳們每次都把我拋下,看我在跟別人聊天時就急著要走。上課也已經沒幫我留座位了...明明說是一家人,結果只有我在門外。現在又交了一群新朋友,我能怎麼辦?”心裡雖然這麼想,可是這些話是絕對不能說出口的 ─ 至少依我的性別而言。直到那時,我才真正瞭解到自己一直以來,是這麼地渴望擁有朋友。一直到大學之前,我可以說一個朋友都沒有過。原以為自己早已習慣,可這世界上,沒有人能習慣孤獨 ─ 即使我已經努力了18年。

 

  「反正我跟佳知道,你本來就喜歡偶爾耍孤僻、鑽牛角尖、負面思考。可是別忘了,有事可以跟我們聊呀。被學妹討厭我們也可以聽你說呀...」『就說沒有學妹啦!我已經不做這種事了好嗎?』「是哦,為什麼?」婷認真地看著我。她經常露出像這樣、真摰的眼神。

 

  “還不是都因為妳。”

 

  這是最後一次,我和婷的對話。依然什麼都沒說的我,鬧著自己的脾氣離開了。一方面責怪自己太情緒化,為了一些小事就否定前三年我們的相處,一方面又希望她們能多重視我一點。此時,我也加入了另一個願意接納我的群體 ─ 雖然快樂,可是和婷與佳的感覺,卻始終找不到。

 

  大四畢業後,我仍留在學校補著學分。整座校園充滿了生機,學生們三三兩兩經過我身旁,談論、並開心的笑著只有他們知道的話題。大操場上,許多校隊與健身的學生正在進行練習,餐廳與便利商店依然排滿了人。我依然經常到圖書館閱讀、休息、放空。這偌大的校園,隨著佳與婷的消失,已讓我找不到立身之處。每當步行於教學大樓,多麼希望轉身就能看到佳與婷對我揮手走來;多麼希望能和她們倆再一次到餐廳、看著她們兩個人合吃一碗十元的白飯;多麼希望能再一次聽著婷對我訴說:「我們是家族成員呀!」

 

  熟悉的大環境,卻沒有任何熟悉的人相伴。好比身處大海正中央,周遭看起來平凡的風景,一物一景,皆令我窒息。

 

  「婷她畢業後就去澳洲工作了。我也是這幾個月才知道的。不過她好像本來就有這個計劃吧。她大四時有跟我提過。」通訊軟體的另一頭,佳傳了這樣的訊息過來。「你不知道也很正常,誰叫你大三下之後就在那邊鬧脾氣。我們兩個到現在還是不知道你到底在幹嘛耶,大東尼。」我能想見傳著這些訊息、佳的表情。佳一直以來都是固定幾個表情。這不代表她沒什麼情緒,只是單純沒想過那麼多,臉部表情因此也不太改變罷了。「對了,那本文法課本記得還我哦!」

 

  這是最後第二次,我和佳的對話。

 

  一直以來,都想主動再次向她們釋出“希望家族能繼續存在”的訊息。可時間改變的,不僅僅只有歲月,也包含了我們生活周遭所有的一切,那改變力道之大,連鉛筆盒裡的筆,皆會轉變。我們僅能持續、不斷、不住、不止地懷抱著遺憾逐漸老去 ─ 永無止盡,直到死的訊息來到。

 

  而婷終究也是嫁人了,在我聽著Come As You Are的同時,世界自轉也不因此停止。我試著輕聲唱出這首歌:

 

Come, as you are. As you were. 
As I want you to be. As a friend. 
As a friend. As an old enemy. Take your time. 
Hurry up. The choice is yours. Don't be late. 
Take a rest. As a friend. As a old memory, memory, memory, memory.

Come. Dowsed in mud. Soaked in bleach.
As I want you to be. As a trend. As a friend. 
As an old memory, memory, memory, memory.

And I swear that I don't have a gun. 
No I don't have a gun. No I don't have a gun.

Memory, memory, memory, memory (don't have a gun).

And I swear that I don't have a gun. 
No I don't have a gun. No I don't have a gun.
No I don't have a gun. No I don't have a gun. Memory, memory...

回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Solitaire Du Monde

solitaire01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