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ries of the past

「你不覺得嗎?」

 

『什麼?』

 

我稍稍抬頭,眼角看著綺。手中的Huehuetenan中淺培咖啡漾著漣漪。中淺培失去了苦澀,一股酸甜的口感湧上舌尖。

 

「我說,要在一個人心中硬塞下一席之地非常困難。可要和一個人交惡,轉瞬間即能做到呢。不是嗎?」

 

綺又重述了一遍。她拿著做為攪拌棒的玻璃棍,無意識地搖動杯中之物。她點的是摩卡。上面仍存著鮮奶油的痕跡。她很喜歡這種裡面加了巧克力醬、以甜味取勝的摩卡。「總覺得交朋友好困難。」綺托著腮,眼睛盯著摩卡的白色漩渦。

 

我放下手中的咖啡,將腿上的【大亨小傳】用書籤夾好,放至桌面。『是這樣沒錯。不過...』拿起桌面杯水的我,輕啐了一口。喝完咖啡再喝水,水變得好甜。『為什麼要急著交朋友呢?老實說,有沒有朋友根本沒差吧?特別是妳這種身份。』

 

「我的身份?」綺停下手中的攪拌棒,被托著的頭稍微往我這抬。她穿著合身黑色T恤,深紅色窄裙,腳上的黑色八孔馬丁靴隨著二郎腿而擺動著。「我什麼身份?」

 


 

和綺認識,是在一場同人誌活動中。當時她坐在花圃旁,穿著黑執事《謝爾》的服裝,好像在等人。神情有些落寞 ─ 又或許僅是太陽使她眼睛睜不太開。

 

『現在方便攝影嗎?』我走了過去。向她詢問。她微抬頭,然後點了點頭。擺出專業的姿勢。拍攝的同時,我想起十年前初次參加的同人誌展。當時這樣專業的角色扮演者很多。那彷彿是上個世代的回憶了。現在似乎是在選美,或是誰敢穿得比較少罷了。

 

『謝謝哦!』我向她點頭微笑,然後轉身離去。這在當年是一種基本禮儀,但在場上也越來越少看見了。許多人拿著手機隨便一拍,拍完人就離開。好像這些人的職業就是讓他拍一樣;另一種人也很恐怖。相機鏡頭比他自己的頭還大,工具比他體重還重,還大聲吆喝著被攝影者看鏡頭。該怎麼說呢...。

 

「等等。」身後的聲音令我止步。轉頭,她正翻找著身旁的包包,從裡頭拿出一個包裝好的餅乾,遞向我。「這是認親禮,謝謝哦!」『我也有認親禮?我第一次認識妳耶。』「沒關係呀,下次就可以真正地認一次了。」漾著笑容,手伸向我的她,讓人無法直視。「怎麼了?」『沒有,陽光太強了。睜不開眼。』「呵呵。」『妳有天空嗎?』取出手機,想記下她天空帳號的我,頭微微抬起看著她。「什麼天空?」『就是...COSER都會辦的那個呀!』「沒聽過耶,不過我有粉絲團。」

 

她取過我的手機,搜尋了一下。『這裡網路速度比跨年還慢。到底是有幾十萬人在這呀。』「呵呵,沒那麼多吧。」她按了幾下後還我。「請多指教囉。」我看了一下上面的名字,寫著〈綺〉

 

我將手機放進側背包。『妳在等人嗎?』「嗯?對呀。約好了要見面的朋友,現在還在路上。」她手中拿著手機,一臉無奈地看著我。同人誌看似是為了讓角色扮演者有機會活出自我,實際上,這裡對角色扮演者來說,反而是種考驗。首先,這裡絕對不是一個人就能來的地方,沒朋友會比平時更孤寂。其次,若是裝備不齊全,或是外貌不夠吸引人,也會降低被照相的意願,最後就是自己在跟自己玩。十年前,這些狀況還沒那麼嚴重。

 

『嗯...那麼就祝妳早日等到囉。我先離開囉。』揮了揮手,我就繼續去尋找其他扮演者了。最後她到底有沒有等到,我也不知道。

 

過了幾天,我才吃下那份認親禮。實在是非常好吃。這輩子還沒吃過這麼美味的餅乾。話雖如此,我也還沒活多久就是了。回家後,嘗試著使用粉絲團的訊息向綺道謝。不過一直沒有回應。直到大二時,才在校內看到綺。

 

『呃...不好意思,請問妳是〈綺〉嗎?』鼓起勇氣,我在學校的全家便利商店外攔住她「呃?是呀,你是...?」『我是....』

 

是呀,我是誰呢?知道我是誰,有什麼意義呢?

 


 

「不過回想起來,真的很巧呢,你不覺得嗎?」輕輕用玻璃棒敲著杯緣的綺,那聲音使我回到了現實。「沒想到同校又同系。學長」她稍微漾起笑容,那笑容充滿了欣喜。

 

『話說,這次的同人誌展妳會去嗎?』我喝了最後一口咖啡,將杯子輕輕放在桌上。由於桌子是玻璃製的,仍舊發出了不小的聲響。「當然會呀,你還要拿認親禮嗎?」綺的笑容充滿了戲謔。她頭往旁邊稍微傾斜,就那樣看著我。

 

『說真的,妳應該扮演成【麥這樣】才對,剛好可以賣餅乾。不要再出謝爾了。』我笑著拿出手機,搜尋【麥這樣】給她看。「那是學長你那個年代的卡通角色了。大概是30年代的我猜?」綺翻了白眼,以嘲諷口氣吐嘈著。

 

咖啡廳此時響起了Tahiti 80的《Memories for the past》。『妳知道這首歌嗎?』「又是另一首30年代的產物嗎?」『這是100年代的!』「那你唱唱看呀。」

 

...And I wonder why I always keep pleasant memories of the past
Why anything bad or good seems better, once it has passed

This very personal story may only make sense to me
This very personal story may only make sense to me
This very personal story may only make sense to me
This very personal story may only make sense to me

And I wonder why...
Why I always keep pleasant memories of the past
Why anything bad or good seems better, once it has passed
Once it has passed, once it has pass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Solitaire Du Monde

solitaire01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