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tears left」

『這叫做如意波斯茶(Rooibos)。』我將泡好的茶倒進茶杯,遞給妳。「好好喝。」妳用雙手捧起茶杯,慢慢地啜飲,然後說。杯中的蒸氣將妳的眼睛化為模糊,直直向上,消失於妳長短不齊的瀏海中。茶杯雖不大,可妳短小的手指剛好將杯身捧住。室內的溫度令妳雙頰微些紅潤。


 
是什麼時候開始喝起這種茶的呢?我望著稍遠處,毫無裝飾的白色牆面。對了,那年實習時,懷傑介紹給我的。試飲了一口,不含糖,從此深深著迷。我一直無法理解為何有人喜歡喝含糖飲料,換個角度,那群人也無法理解為何有人喜歡喝無糖飲料吧?生活在同一顆星球,同個地區,甚至同個家庭,喜好仍舊會有決定性差異。憶起曾經教導過的一對可愛的女雙胞胎,長相差異非常小,起初甚至令我有些錯亂。觀察了一陣子,發現她們除了外貌外,各部份都相當不同。所謂想法就是這麼回事吧。


 
那想法,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悄悄地誕生了呢?


 
「感覺好像有點咖啡因」一席話,注意力從過往回到現實。『這種茶是零咖啡因的。』我微笑。『如果喝太多,反而會昏昏欲睡呦。它擁有舒壓的功能。』我喝了幾口。「你剛剛在想什麼嗎?感覺好像很認真。」妳稍微側著頭,手捧著茶杯。『沒什麼,以前的同事與教過的一對雙胞胎而已。』我搖搖手,托著腮。『自己也不曉得為何會想起那些事』搖了搖茶杯,將剩餘的茶喝光,重新斟了杯茶。『或許是因為和妳在一起吧。』


 
「我?怎麼說?」對於我的話語,嚇了一跳。妳將茶杯放下,手指交握。脫下的黑色針織手套,正平穩地放在右手邊。『和妳在一起,又喝著如意波斯茶吧?』我說。『一旦內心平靜起來,思緒便像長翅膀般,往回憶飛翔。』我伸出右手,握住妳的。『有妳真好。雖然歷經了這麼多年,這麼多可能性。可最後手還是能觸到妳的。』「…你在發什麼神經呀,嘻嘻。」妳笑了開來,臉頰仍舊紅潤。交握的手分開,將左手握上我的。「好粗。」『好細』同時這麼說。相視而笑。


 
雨又落下了。一醒神,發現早已溼透。我看著四周,熙來攘往的人群,正朝向我面前與身後交錯著。伸出手掌,水珠不住地滑落。對了,那個小小幸福的午後,窗外也正下著這種傾盆大雨。那已是10年前的午後了。一不留意,思緒早已回到過去;那曾經最美好的時光。原來思緒並不只在平靜時飛翔。


 
想法一旦開始萌芽,要將其改變,就像要握住我手中的雨滴般。手機內建音訊,依然播放著Lane Lane的「No tears left」

 

mini.jpg

創作者介紹

Solitaire Du Monde

solitaire01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